首頁 > 行情 >
 
 

看房人遁了樓市傳單沒了 “速凍”通州樓市

2015-08-20 14:38:36  來源:北京晚報

看房人遁了 樓市傳單沒了

“速凍”通州樓市

外地無房家庭無通州社保或納稅3年記錄不得在通州買房;已有1套住房的北京家庭在通州落戶不滿3年或無通州社保、納稅3年記錄不得在通州買房。升級版的“限購令”,猶如一劑猛藥,迅速止住了“發燒”的通州樓市。通胡大街上,再也沒有發傳單搶客的銷售員。隨著傳單消失的,還有曾經如潮的看房人。

瘋狂的限購前夜

位于運河西大街的合生濱江帝景,這幾日在通州的新盤中很是有名。8月14日晚上,在“限購令”發布之前,該樓盤率先打出了“不打烊賣房”的口號。

“外地戶口馬上就不能在通州買房了,必須在今晚11點30分之前簽訂合同。每平方米38000元,您要訂么?”銷售員當天在電話中的急促,至今令王女士印象深刻。這種半夜搶購的場景,上一次出現在北京,還是2011年。“大伙兒都明白,這是最后的瘋狂。”

昨天下午5點,記者以看房人的身份,再次來到合生濱江帝景。裝點得富麗堂皇的售樓處內,除了一名保安員和一名前臺接待員外,竟然沒有一名銷售顧問“備勤”。燈光調暗的大廳內,記者是唯一的訪客。隨后,前臺接待員現場聯系了一名銷售顧問來接待記者。看見記者時,銷售員吳先生并不熱情,“好多人一聽說限購馬上就來買了,當天晚上我們就賣了二十多套。現在還有資格來買房的人可不多了。”

消失的傳單和看房人

3年落戶證明,3年社保或納稅證明,新版的通州“限購令”,令有資格購買通州房產的購房人數量大減。而這,也給連續兩個月“發燒”的樓市潑了一盆冷水。

通胡大街,是通州城區有名的傳單集散地。被譽為以發傳單“掃街”方式起家的某地產公司,旗下的百合灣就位于通胡大街和紫云中路的十字路口。昨天下午4點,當記者在通胡大街往返兩次時,均沒看見一個發傳單的人。與傳單一塊兒消失的還有看房人。在名為“房通網”的中介門店,記者又成為唯一的訪客,而且是昨天的第一個看房人。

“6月份,我們這一天能有10個看房客戶。這兩天,最多也就兩個。”3個月前剛到通州做起經紀人的小孫告訴記者,“限購令”一出后,如潮的看房人立即消失得無影無蹤,偶爾有興趣的,也都是通過電話問問價,罕有人愿意來門店親自看房。當著記者的面,小孫連續撥了4個電話,一個業主說“房子不賣了”,3個客戶說“暫時沒時間看房”。

中介機構鏈家地產的統計也表示,周末本應是接受委托、帶看最密集的時段,但受政策影響,15日和16日新增客戶量和帶看量明顯回落,多則下降六七成。這些減少的客戶中,絕大多數都是受到政策影響無法購房的。

價格短期難到暴漲前

看房人少了,原本“鐵板一塊”的業主,現在也變成了“可談”。

在小孫介紹給記者的房源中,一套加華印象的大三居,業主在“限購令”發布兩天前剛掛牌,原本是375萬元堅決不談,現在也變成了“商貸付款就可談”。

“6月份,這樣的房源,業主至少要賣到400萬元。這幾天市場淡了,要價也沒那么高了。”小孫說,現在還可談的業主,多數是著急換房的業主。“不過,降價的案例并不多,武夷花園這一片也就能找到幾套。”

鏈家地產在監測報告中也指出,從價格層面,由于預計到未來出售難度的加大,部分業主由以前的少一分不賣轉變為價格可議。目前具有降價意愿的業主,一類是套現著急出售,一類則是已經買好房的改善業主,但降價幅度在3%至5%左右。“從當前買賣雙方的心態來看,對于后市預期一致看好,短期內價格將有所調整,但未來很難出現較大的降價幅度,價格水平也很難降至市場暴漲之前。”

  “連環單”違約隱現

記者在走訪中發現,受到“限購令”的影響,個別“連環單”出現了“斷環”的危機。

“業主現在都要急瘋了,房子賣不出去就要違約了。”一名經紀人就給記者講了一個案例:業主220萬元賣掉了自己在通州的房子,在東城換了一套500多萬元的學區房。簽約時,業主收了買家50萬元的大額定金,用來支付學區房100萬元的定金。結果,新版“限購令”之后,非京籍的買房人因為還沒有辦理完資質審核,丟掉了在通州買房的資格,“賣學區房的業主同樣是換房,最近幾天就要到首付期限了,所以,他如果找不到新的買家,就得面臨違約風險。”

據中介機構介紹,目前市場上有不少買家都屬于“一賣一買”的“連環單”型。少量的業主因為名下房子的過戶手續還沒有辦理完成,沒有騰挪出購房資質,所以雖然已簽訂了新的購房合同,但還沒有辦理網簽手續。“限購令”之后,部分購買通州房源的買房人,被卡在了購房資格之外。

本報記者 趙瑩瑩 J201(中新網江西新聞轉載)

  
相關新聞
每日推薦
15876计划网时时彩